會員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現在註冊!

(2)101年許志義教授談「電價調漲政策的影響分析」2012/4/10專訪實錄

人氣1744
Leo - 相關分享 | 2012-05-01 08:08:14

福爾摩莎日誌 101年4月10日
發燒話題

訪問者(陳子華):
現在聽眾朋友們收聽的是福爾摩莎日誌,我是陳子華。台電提報的電價合理化方案出爐了,經濟部次長黃重球明天將召開「電力及天然氣價格諮詢委員會」。根據了解,台電建議的漲價方案平均是每度電價漲三角,漲幅約11.5%。同時,能源局的官員也表示:去年全國家庭用戶平均每個月用電量是350度,在新電價上路之後,估計每戶平均每個月支出將會增加105元。
經濟部近期內也將定案,並且正式宣布。加上一個月的預告期,大概在520之前,新電價便會上路了。不過,台灣電力公司董事長陳貴明也在今天表示說:電價是該調漲了,整個大原則是工業用電調漲的幅度大於商業用電,商業用電的調漲幅度大於民生住宅的用電。但調整的時間點是由經濟部來決定,他沒有辦法預測。同時,經濟部在4月2日的時候也調整了油價,平均漲幅超過10%,外界也擔心將會衝擊到台灣的經濟成長率,並且造成消費者物價指數的上漲。
如今,電價也勢必跟著調漲,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在今天的節目當中,我們訪問到了中興大學產業發展研究中心-許志義主任來跟我們做一相關探討。

訪問者(陳子華):主任好!
受訪者(許志義):你好!

訪問者(陳子華):
老師你怎麼來看待這個電價上漲可能造成的影響?同時,如果跟國際間來相比較的話,台灣電費的價格到底是怎麼樣?還有,電費的結構合理嗎?

受訪者(許志義):
我們台灣因為欠缺自產的能源,大部分能源都是進口的,所以基本上我們,沒有太強烈的理由,可以維持在目前相對於其他國家,我們電價這麼的便宜!基本上是因為,在過去執政者都是傾向於抑低電價,讓電價凍漲,也就是不讓它調整,以至於累積下來到今天,有點像壓力鍋的蓋子蓋不住了!所以,這一次電價要調整的幅度也大概可以說是有史以來少有的大幅度。

訪問者(陳子華):
其實老師你認為台灣這個電費的價格是合不合理?

受訪者(許志義):
合不合理喔?這個,當然是有改善的空間。所謂「改善空間」就是說:過去這麼多年來,電價都沒有作調整,社會的產業結構已改變,民生消費習慣也改變,更重要的是技術改變了,這些技術還牽涉到了一些資通訊的技術,所以電價可以變得更多元、更動態、更貼近消費者的需求,我指的是這一塊有相當大的改善空間!
至於你說平均電價的水準,一般人都認為,講電價就是在講「平均電價」,但實際上平均電價用在每一個不同的群體,比方工商、住宅,而住宅又有很多個等級,電價每單位的差異是相當大的!所以我的意思是講,平均電價當然是一個全國性的指標,但是你要跟個人的實際上所感受到的電價相比,其實往往有相當大的落差。或者廠商感受到的電價,也是有相當大的落差的。
所以談「電價」,我覺得我們可以講得比較細膩一點,也就是說你應該針對你今天是在講哪一個電價?你是在講什麼時候的電價?你是在講哪一類需求的電價?還是消費的電價?那電力公司有沒有提供雙方面對消費者也有幫助,對電力公司發電成本也有幫助的電價?來達成社會的一個「雙贏」局面?這都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間、需要改善的地方!

訪問者(陳子華):
是,老師。我們知道政府公共政策的主流價值就是在幫助照顧弱勢族群,但是要怎麼調整才會比較符合大眾的需要呢?

受訪者(許志義):
對,這也是我覺得非常重要的!就過去來講,我們的電費制度裡面,所謂的累進電價,也就是說,用電比較少的人,單位電價是比較便宜的,110度以下,每一度電是2.1元。超過700度以上的呢,就是五塊多。這中間代表的意思就是一定有某種程度是照顧到這些用電比較少的弱勢消費者。但是,我要強調的是:在今天,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尤其是在油價電費的上漲主要是來自於它燃料的費用成本大幅上升的時候,這個時候,就更需要去考慮我們電價所謂的「分配正義」。要把分配性的社會正義分配下去!讓比較弱勢的族群可以多得一點照顧。
我想到的是兩個方式:第一個,其實好像這一次看到的電價調整方案要把原來的第一級距,也就是110度以下的電費擴大到120度,又多了十度,我覺得這個是合理的、應該要多一點的,為什麼呢?因為現在人的生活水準。110度是過去幾十年來就已經訂了,以前就有這些電價是在照顧這些110度的用戶。以前的人用110度,今天,幾十年之後,大家生活水準,冰箱、電視,最基本的這些生活需求產品、電鍋等,多了以後,當然,你提高一點是合理的。所以這是第一個,把最低用電量的級距拉高一點,這個是對的!第二個方向是什麼呢?第二個就是,後面用電量越多的人,就是累進的級距,比方說500度以上,我們台灣是還有700度以上的,我們700度以上是一個最高的級距。但是我們也發現:有的人他用電會用到一千多度,一個月用到一千多度!
我以韓國為例好了,韓國他們的級距是:第一個,他也是跟我們一樣有級距,但是他的級距照顧第一級距跟最後的那個最高級距的價差,就不是我剛所講的新台幣2.1元和比方說五塊多,差三倍左右。他們是差了11.7倍!非常驚人的,差了11.7倍!也就是說呢,500度以上的用戶,從501度開始,他的電費就是100度以下的電費價格的11.7倍!那還不只如此,尤其特殊的,南韓是從去年,剛好我最近有上網去查詢南韓電價的情況,南韓2011年11月開始,針對一些用戶,用電量超出1350度以上的用電消費者,從1351度開始,每一度超額的用電量,除了原來就要收的電費,收多少呢?原來的一度電是收18.1元!網路上的最新資訊是670.6韓圜,當然這匯率會有點變化,但換算起來大概就是新台幣18.1元。除了這樣一度電要收18.1元,你看我們像剛講的在台灣一度電五點多元,那已經是我們的三倍了,這還不夠喔!韓國還有再多徵收一個所謂的「附加捐」。什麼是「附加捐」呢?有點像是奢侈稅,在課徵一個人用電、一個家庭用到1350度以上的電,那我就課你每一度,除了已經是18.1元之外,加收一度約新台幣3.2元的奢侈捐!

訪問者(陳子華):它是按「度」計算的?

受訪者(許志義):
我們台灣也照「度」算。但我要講的是,他這個度數是指已經超過了門檻的「超額用電」。我們台灣的用電數目也都是用一度一度去算的。我們的110度以下是2.1元,700度以上是五塊多。但是南韓的500度以上就已經是18.1元新台幣了,就已經是我們的三倍多了!南韓累進的幅度是非常的大。我想,同樣地,這也是要照顧用電量少的用戶。這樣講也可以知道,讓用電量多的人,多負擔一些上漲的電費,相對來講,用電少一點的人就可以少漲一點。一個餅就是這麼大!他們負擔得多了,用電少的人就可以負擔得少一點。
所以,這是一種「交叉補貼」。但是,這種交叉補貼從社會分配正義來看,是符合整個社會公平正義的,而且也有助於節能減碳。怎麼可以讓一個家庭用電用到用電量1350度以上呢?這是一個自由社會,當然你准許他這麼用!但是,如果課比較高的,類似像奢侈稅的東西,這個的話我覺得就社會的公共政策來看,是蠻合理的!

訪問者(陳子華):就是「以價計量」的方式?

受訪者(許志義):
是的!因為基本上,我們不鼓勵一個家庭用這麼多的電,我們不去鼓勵他!如果你說,像我們現在電費這麼便宜的話,實際上,講得嚴重一點是「劫貧濟富」,等於說拿社會大眾的錢,政府在補貼,拿納稅人的錢,補貼這些用電量多的人消費。用電高的人通常是所得高的人,所以這是「劫貧濟富」沒有錯吧?!

訪問者(陳子華):
所以,老師有沒有奇怪說因為台灣的電費比較便宜,所以可以看到很多家庭裡面幾乎每個房間都有冷氣機,到夏天的時候冷氣一直吹?

受訪者(許志義):
這個也沒有什麼不對。我們說,生活水準高的民眾,當然就會要有比較好的生活條件。但是要考慮你那冷氣機是不是高效率的冷氣機?是不是變頻式的冷氣機?假如你電費很便宜的話,消費者也是理性的,會精打細算的。他買冷氣機的時候,當然就會買老舊式的、也不會買高效率的,因為價格比較便宜嘛!那我就買比較便宜的,因為電費那麼便宜,我用電的時候也感覺不到有壓力。
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如果你電費訂的價格合理, 技術就會進步!消費者的選擇也會變得聰明!我們產業生產的產品也會比較節能減碳!所以「價格」,其實是一個市場資源配置最好的指導指標、一個訊號,所以這個訊號就像是紅綠燈一樣,你不能搞錯,你叫人家要節能減碳的時候,燈號要打對,大家才會買節能產品!

訪問者(陳子華)
是,所以最主要的就是像老師剛剛所講的,拉大比較高用電級距的每單位電價,是不是?

受訪者(許志義):
對!這個是第二個重點,這個非常重要!最近,不是都在講要課所謂的「證所稅」嗎?或者「不動產實價交易」這些新的稅制改革。這些新的稅制改革?相對於電力來講,那個稽徵成本,稽徵的實際行政交易成本,是遠高過於我們電力市場的。像韓國課徵這種特別的「附加捐」,為什麼呢?因為電這個東西,每一個用戶都有單獨的「電表」,所以市場是很容易區隔的。它不像「證所稅」或者像「不動產實價交易稅」,那個很隱晦,那個價格訊號,真實的交易價格,要揭露它,要付出很大的稽徵成本。
電這個東西呢,既然我們今天講「電是公用事業」,公用事業的意思,它是有很嚴密的法規的規範,公用事業它有特殊的任務,它不是像一般的企業一樣,以謀求企業本身的利潤,或者追求利益的極大化。公用事業它是有社會責任的,它比較追求社會福利的最大。尤其是國營事業,今天國營事業已經基本上應該盡量都要民營化了,那麼之所以我們還有一些國營事業存在的一個核心價值,就是為了要配合執行政府的公共政策。當你這個社會越來越多民營化,因為民營化效率比較高,國與國之間的國家競爭力來自於你內在本身,你企業的生產力跟資源分配的效率,民營化、私有化通常一定是比國營化來得效率的。
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我們的整個自由經濟體系都是以民營私有化、企業化為主要的主體。至於,還有少數的國營事業,基本上像台電公司,就是要執行政策任務!有時候也會看到報紙在說台電、中油承擔很多政府給予的這些政策任務。但是你想想看,一個企業他的營收是幾千億一年的國營事業,那麼你今天就是私有企業,他也有「企業社會責任」,他也捐助很多,他也有做很多慈善事業,很多基金會,也是同樣在照顧弱勢族群,不是嗎?那國營事業你當然也應該要如此,更何況這是政府給你的一個任務,社會賦予你的一個使命,你應該去挺這個政策任務!為什麼想要把這個政策任務給推拖掉?好像變成很沉重的負擔?其實,那也是一個很光榮的任務,不是嗎?所以有的時候,我覺得包括民意代表,也不能太苛責國營事業要把這一塊政策任務,把它取消掉。
所以,這中間要看那個政策任務合不合理?我們要一個一個來檢視。但基本上,大的趨勢是「國營事業」、「公用事業」,你就是賦予社會責任跟政策任務的!我們講「事業」跟「企業」不一樣。「企業」是由股東,他自己去決定他的企業使命;「事業」的話,我們講比方說,教育事業、慈善事業、宗教事業,「事業」是社會賦予你一個使命,大家已經認定你就是做慈善的,你就是做教育的,你就是做公用事業的。所以,這種「企業的使命」跟「事業的使命」就很明顯地不同。這個地方,我覺得有必要澄清一下,那大家就會比較接納。理性上就會覺得說,他執行這些「政策任務」是有他的道理的。要不然,政府會越來越少公共政策的政策工具。
政府現在除了「課稅」,或者現在所謂的「總量管制交易買賣」,這是比較有市場機制的,那政府幾乎沒有其他太多的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沒有啊!現在民營企業不一定會聽你政府的,因為他要謀求股東的福利最大。所以某一些關鍵性的「事業」,在很多國家,他仍然是維持國營的,要維持國營或者至少他要維持公營的。這個道理,對不對?

訪問者(陳子華):
對!老師我們知道:在明天經濟部會召開電力及天然氣價格諮詢委員會,會對這個電費的價格做一些評論出來。那老師最後,有什麼樣的呼籲跟建議呢?

受訪者(許志義):
就像前面講的,這個「電價結構」有很大的改善空間!應該盡可能藉這一次的諮詢會議,有調價的機會,畢其功於一役!也許改革不能一次成功,沒那麼容易。但是至少有很多的電價制度,我覺得應該要更透明。因為電,就像剛剛前面講的,它是可以針對不同的用戶,你都有這些資料的,這些資料公開、透明,大家理性的來探討,看看這個用電的消費型態,應該怎麼去訂定一個我剛剛講的「雙贏」的電價制度。所以,不是只有調整單一的一種電價,而是要更多元化的電價。
講得具體一點,我們現在電價調整有四個原則:一個叫做「反映成本」、一個叫「節能減碳」、一個叫「照顧弱勢」、一個叫「產業競爭」。這十六字箴言,其實是很有學問的!
你說「反映成本」?這個成本,通常一般會認為是電力公司發電、供電的成本。但是事實上,這個成本也應該要考慮包括社會成本。還有,這個成本也要考慮包括消費者用電的價值。
為什麼這樣講呢?因為「電」這個東西很特別。第一個:它不易儲存。第二個:它不像我們今天吃個飯、穿件衣服、喝杯水,那可是直接拿來消費。電這個東西,沒有人可以把電拿來吃、拿來喝,他會被電到!是因為我要吃飯、我用電鍋,才需要這個電!需要冰箱,才用這個電!它提供一個勞務,是因為我需要另外一個真正我需要的東西。所以,「電」在這中間扮演著一個引申性的需求,它是一個「中間投入」的東西,所以,就有很大跟其他一般的商品不一樣的地方,那就是它消費在不同的時間點上有不同的價值。最高的價值你可以說,一個手術台上這個時候,那照明設備的電,萬一那個電臨時停掉,那個電的價值真的是無限大,可能影響到一個手術人的生命;反過來講,如果今天這個「電」是在電視播廣告,你在看電視,看得很無趣,看到你都打瞌睡了,那個「電」如果把它停掉,他還幫你省了電費呢!
這代表的意思就是說,「電」,你要了解這個「電」既然不能儲存,你又不能為了一年365天,只有少數的天數,大家要吹冷氣,然後你就去蓋一堆電廠,去滿足那幾天或幾個禮拜很熱的天氣用電。在這種情況之下,你怎麼去調配那一些人他在用電的價值不是很高的時候,或者一些廠商用電生產的價值不是很高的時候,你電力公司讓他有一個電價的選擇、有一個級距、有一個電價的折扣,讓他在那個時候可以不要用那個電,把電拿去給其他需要的人,分配給其他需要的人用,這個就是所謂的「雙贏」。這樣子是雙贏的,消費者之間彼此也都贏,電力公司也贏,整個社會也都贏。所以,這種電價就比較需要精打細算,比較深入些去做思考、去了解消費者用電的習慣。這部分,我覺得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的。
尤其,我們現在做基載的電是不夠的,現在都是天然氣在作發電。用天然氣發電的意思就是說,你調高離峰的電價之後,可能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情況:這個離峰因為電價調高,就比較少人使用了,那尖、離峰的差距就更大了!那電不易儲存,所以你離峰會多出一堆電,或者尖峰會不夠一些電。這個,就是我剛剛說的那種電價,它需要進來。

訪問者(陳子華):分散使用。

受訪者(許志義):
對,分散使用的電價!針對「局部性」、「特定性」的一些節能減碳型的,或者我們稱之為「電價革新」的一些方案,這個就變成一個電價改革的重點,這是第一種情況。
第二種情況呢?尖峰和離峰仍然沒有因為把離峰的價格調高而加大,離峰仍然還是很高,這是第二種情況。那這第二種情況,可能你那個電廠,相對來講,檢修的排程的空間也會被擠壓。
所以,不管哪一種情況,你電價的動態結構還跟整個產業景氣、不景氣都有很大的關係,都會需要去用到比較精密的、局部性調整的電價。這種電價不會「牽一髮動全身」,但是他的前提是,通常訂出來消費者有得到好處,電力公司也有得到好處,是「雙贏」的電價。這種電價我覺得應該在現階段,尤其我們裝了很多「智慧電表」之後,這部分可以特別來加強開發研究。

訪問者(陳子華)
是,我們今天非常謝謝中興大學產業發展研究中心許志義主任接受我們的訪問。老師,謝謝!

受訪者(許志義)
謝謝!

*下面連結可下載"現場原音"和"文字檔案",謝謝。

附檔[1] 01-RTI2012-04-10.mp3 (已被下載 439 次)
[2] 02-Radio_1010410.doc (已被下載 1015 次)
人氣1744

國立中興大學 - 產業發展研究中心 地址:台中市南區國光路250號  中興大學 - 社管大樓 603室
Center for Industrial Development Research,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
國立中興大學 - 產業發展研究中心 地址:台中市南區國光路250號  中興大學 - 社管大樓 603室
Center for Industrial Development Research, National Chung Hsing University